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菲。の流年

记录,为了记忆而备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且行且吟 --之(5) 本能  

2009-11-29 16:41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且行且吟 --之(5)本能 - 指尖菲舞 - 指尖菲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死亡成为生的背景时,一切苦乐祸福的区别就都无所谓了……(摄于拉萨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菲儿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曲至拉萨

格尔木至那曲是一段艰辛的旅程。身体在高原反应的蹂躏下,变得疲惫不堪,虚弱无比。夜晚,老梅、宏明和顿珠选择用食物来补充体力,而我则选择了睡眠。

我需要一场酣快淋漓的睡眠,因为实在太担心,突突地跳动的太阳穴会突然停止,或者蹦出血花儿来。

老梅他们退出我的房间时,顿珠有些许迟疑,行至门口处,他转过身来告诉我,晚些时候他会让旅店的服务员送些吃的给我。还说,即使再怎么感觉不便,也不能洗澡,更不能喝大瓶的水,那样会诱发高原水肿。我笑着说好,让他们安心。

房间里归于沉寂,身体里的某些东西如同滑坡般迅速坍塌下去,如释重负的感觉。想来,我还是喜欢一个人独处,即使旅伴善意的关照,也会让我无所适从。

房间里没有点灯,静静地站在窗前,窗外的灯光从窗户透进来,照在墙壁上,一个硕大的身影于身侧,那是我自己,我的影子,我望着她的时候,她也望着我,我伸手去安慰她的时候,她也同样抚慰着我。没有交流,动作,神情,姿势,却如此的契合我的心意。

忍住胃里恶心的感觉,却发现自己在哭泣,矫情地。

记不起自己是于几时几分睡着的,只记得那晚做了很多的梦,纷繁而杂乱。梦境很奇怪,像是一个蹩脚的导演,裁出的几组毫不搭调的镜头:我梦见自己一个人行走,很深的夜,以为是森林,却感觉到了水漫过小腿,漫过心脏的寒冷,恐惧,无助……;我梦见一个空旷的房间,一张偌大的床,自己倦缩在洁白的床单上,有人从背后靠近我,抱住我,温暖的感觉……;我梦见自己不顾一切地逃离,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,躲藏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后,却看见一张有着蟾蜍一样皮肤的脸,然后失声的哭喊,……

醒来后,我发现自己在颤抖,不可自制。额头和脖颈上全都是黏湿的汗水。赤着脚走进洗漱间,把脸凑近水龙头,用手接水泼在脸上,刺骨的凉。

窗外,天色微明。睡意全无。翻开床头的杂志,才对那曲有了个初步的了解。那曲在藏语中为“黑河”,地处西藏自治区北部,也称羌塘草原,平均海拔为4500米以上,最高海拔为6500米。整个地区在唐古拉山脉、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的环抱之中。那曲地区最著名的旅游盛会是一年一度的那曲赛马节,也称羌塘赛马节。可惜我们没有赶上。我们不会在那曲做更多的停留。天一亮我们就会启程,赶往当雄,然后直奔拉萨。

  

早晨七时刚过,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询问我和宏明的身体情况。宏明恰巧这时过来,他接过电话告诉母亲,他会照顾好我的。宏明,这个小我很多岁的堂弟,这个时候总像大人一般给我温暖。和宏明一起下楼到餐厅,老梅和顿珠已经帮我们点好了食物,我依旧是一杯奶牛和全麦面包,有所不同的是,全麦面包中,夹着一片火腿和一个煎蛋。对于煎蛋,一点味口都没有,想把它拿开的时候,遇到老梅的制止的目光。我知道,这火腿和煎蛋是老梅后来夹进去的。很感激他,在我任性的时候,如长辈一样给我理解、帮助以及力量。

从那曲出发,经由藏北草原前往当雄,在即将翻越雪山垭口的时候,我们遭遇了大雪。车小心翼翼的行驶,仍不住地打滑。然后我们停车,用了很长的时间安装防滑链。当我们到达海拔5000多米的垭口时,漫天的雪花迷茫了视线。然而,就在我们翻过最后一道山梁的时候,天空豁然晴朗,如柳絮般的云朵在前方弥撒开来,天空中突兀地扯出了一条蓝色的缎带,蓝得纯净,蓝得刺眼,而阳光也在此时直直地射了过来,恍若隔世。

纳木措,就在这时闯进了我们的视线!纳木错,美得令人窒息。远处睡在浓云下的雪峰优柔连绵,近处傍着山崖的湖水纯净深遂,那漂浮着的千年积雪躺在湖面上,缠缠绵绵,不知所终。那一刻,人们会想到什么呢,会想到传古至今的纳木措女孩和念青唐古拉丈夫的爱情故事吗?我没有。那一刻,我想闭上眼睛,让不断喘息的心灵安静下来。

从纳木错稍作休整后,我们向当雄方向前进。当雄,藏语为“选择出来的好地方”,地处藏南与藏北结合地带,是羌塘草原的腹部,素有拉萨的“北大门”之称。当雄到拉萨市有四个小时的路程,那段时间,我的记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。宏明说,那段时间,我一直在半睡半醒之间,他和老梅还有顿珠和我说了很多的话,我却全然不记得了。因为我的状态不佳,途中大家都没有停歇,我们直抵拉萨。晚上六点钟,拉萨的阳光明媚如春。据说,安排住处之前,老梅、顿珠和宏明,先带我到卫生所进行了输液,这个过程,我想破脑袋还是没印象。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,到达住宿地点的时候,顿珠和旅店的老版说了好长时间的话。事后老梅告诉我,旅店的老板很是担心我会出现意外,因为我意识如此的不清晰。

 

醒来时是次日的清晨。太阳无遮无拦的透射进窗户,我从深睡中醒来。宏明睡在我床侧的围椅上。想来,他是照顾了我一夜的。给宏明盖被子的时候,宏明睁开眼睛咧着嘴笑,他说,姐,你总算睡醒了,你吓死我了。也是事后知道的,那天夜里,老梅过来看我好几次,顿珠买了好多藏药回来给我。能不让我感动吗?这一路关照我的人们。

早上9点,老梅过来告诉我,他预订好了返程的机票,他不愿意看到我如此辛苦地承受高原反应的折磨,所以,他会尽早地带着我和宏明离开拉萨。顿珠表示支持老梅的想法,他说等我们离开拉萨后,他也会联系返程事宜。我妥协,前提是看一看布达拉宫。

藏语中,拉萨是“神仙居住的地方”。雄伟的布达拉宫是拉萨最高的建筑。在拉萨任何一个角落,抬头远望,定能看见气势磅礴的布达拉宫。澄澈的蓝天下,红白相间的宫殿坐落在山顶,佛殿和房屋上黑色的窗户与金灿灿的屋顶衬着白云显得壮丽无比。佛殿前集聚着远足而来的朝圣者,他们双手合十高举,弯腰俯首,将身躯与大地亲吻。此起彼伏间,将最虔诚的信念留在这里。大昭寺的圣殿前,云集了很多朝圣者,他们倾其所有,历尽苦难,磕长头而来,为的只是摸到大昭寺门前光洁的石板。看着那一张张虔诚的脸,看着那清澈得像蓝天一样的眸子,任谁都会不由的对他们心生崇敬。那一刻,很想在感受佛风教义的浸润与洗涤中,过滤俗事凡尘中的一切过往,在空灵中了悟人世的因缘。但我能在大金瓦殿,大昭寺前,如那些虔诚的教徒们一样,彻夜祈佛,不停地匍匐身体,顶礼膜拜吗?是我的虔诚不够,是我的私心未泯,何其悲矣。

于佛殿前静默自问,当流光澹澹荡涤过我的生命,年少时的柔情与豪迈还有多少呢?审视自身,我的生命还能拥有多少那种从容的、笃定的、淡然的心境呢?经过了风霜雪雨之后,那经年累积的沧桑,能在瞬间消融吗?我的那份执着和虔诚呢,如今成了怎么的执拗?当我骄傲得不肯逃避,沉重得不能逃避的时候,我得原谅自己,我得拯救自己,诚然,我只能依赖自己的本能。本能的开脱;本能的释然;本能的告诉自己,命中总有一些缘,相逢于生命,冥冥中天定,不期然而然;然后,本能的活下去。是的,生的本能告诉我,走过悲情、悲壮,还有高昂的生命,哪怕,手中紧握的只有苍凉,内心辗转百折,也要不屈不挠地于命运中起舞,舞出一段极致的无可替代的美丽,哪怕鲜血淋漓。

如此,我再一次相信,人世间阴阳可以互转,日落之后可以迎来日出。

也许,我是时候离开拉萨了。(终)

 

后记:

这是一段与死亡同行的旅程。这段旅程,我本能的和自己的遭遇拉开了距离。我开始相信生命的纯粹偶然性。一路上,我本能的拯救自己,于是获得了一种类似解脱的心境。我终于知道,只要生存的本能犹在,人在任何处境中都能为自己编织希望,哪怕是极其可怜的希望。而当死亡成为生的背景时,一切苦乐祸福的区别就都无所谓了。

 

 

补记:

兜兜转转,今日如昨,不同昨。当西宁之行再欲成行的时候,我发现此前青藏之行的最后一篇文字,仍然沉睡在宏明的文档之中。宏明问,姐,要贴出来吗?我说,嗯,要。他的神情里有着忧虑。他问我,姐的心境还会一如当初吗?我说不,不会了,那只是一个句号,一个开始。

是的,只是一个句号和一个开始。说到底,人的忍受力和适应力是惊人的,几乎能够在任何境遇中活着,或者死去,而死也不是不能忍受和适应的。到死时,不适应也适应了,不适应也无可奈何了,不适应也死了。如此,活着也就没什么难的了,不是吗?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8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